您的位置:首页 > 房产

“犯二”的华盛顿不入亚投行,美国智库很不爽

2019-08-12 00:32:49  来源:大河网   阅读:2

    “犯二”的华盛顿不入亚投行,美国智库很不爽


    对于美国来说,3月31日之前的两周将“无法入眠”。外媒消息显示,近几个月来,为阻挠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顺利筹建,美国政府可谓费尽口舌,私下力劝韩国、澳大利亚、英国及其他欧洲国家不要加入。没成想,“铁杆美分”英国第一个不给面子,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国,在美国的“拦截网”上撕开一条大口子,引发德法意欧陆三大经济体手拉手跟进,犹豫不决的韩澳两国也被勾得心猿意马。


    “这是美国的一次外交失败”,美国布鲁金斯学会专家说。对于美国为啥要“死磕”亚投行,许多美国专家也很难理解。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少美国智库认为,这次滑铁卢正是美国外交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二”所致。


    美国“封杀”亚投行,不仅是针对中国,而是对新兴亚洲经济体试图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的本能反应。


    但将这些国家逼上梁山的正是美国自己。上世纪90年代前,以美国为首的工业七国的市场拉动着亚洲国家的出口。但90年代后,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形势出现了反转,亚洲成为西方国家的消费市场,甚至投资来源地。与之不相适应的是,在IMF、世行中,中国等新兴经济体的地位却未随之改变,一直以来,中印都努力推动改变,但却屡屡受挫。


    2010年,事情出现转机,各国一致同意改革美国主导的国际货币基金会(IMF),赋予中国及其他新兴经济体更多权益,但由于美国国会阻挠,方案至今未通过。对于提高中印等国在亚开行的出资比例,美国也极力反对。美国拒绝改革,迫使其他国家不得不另寻出路。


    美国智库彼得森经济研究所专家佛瑞德·贝尔格直言,美国一直敦促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但在IMF和亚开行不允许其增加出资份额;美国总统奥巴马多次呼吁加大对亚洲基础设施的投资,但当中国朝这个方向努力时,美国却带头阻挠。这使美国外交显得“虚伪短视且自相矛盾”。


    同样的“外交矛盾”也存在于美国对待亚洲的国家间组织上。对于该地区排斥美国的组织,美国相当警惕。例如,在第一个任期,东亚峰会成立时,奥巴马政府因为被排除在外而大动肝火,认为这威胁到美国利益,并鼓动澳大利亚等盟友加入,然后自己最终“挤”进该机构。


    这并非偶然。1994年墨西哥金融危机时,美国及时出手营救,而三年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面对陷入灾难的泰国等盟友,美国则采取隔岸观火的态度,这令东南亚国家感到寒心。加之2008年金融危机后,亚洲国家的贸易从西方转向周边国家,将美国排除在外的地区组织越来越多。比如只有亚洲国家参与的清迈协议等。


    此外,在东盟的基础上,一个不包括美国在内的亚洲地区贸易组织——东盟10+6(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印度、新西兰)组成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形成,也引起美国的警觉,后者立刻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进行抗衡。


    亚洲市场一体化的加快,使得该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捉襟见肘。据估计,截止2020年,仅东南亚国家需要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就达1万亿美元,相对而言,世行和亚开行提供的资金,几乎就是毛毛雨。而2014年,中国的外汇储备达到4万亿美元,拥有支持支持周边国家建设的资金实力。


    成立亚投行顺应了这一趋势。不过,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与东亚峰会的空谈务虚性质不同,亚投行则是拿出500亿美元真金白银的实干机构。对于这样一个多边金融机构,美国却竭力阻挠。对此,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伊万·费根鲍姆一针见血地表示,并不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是否对亚投行说“不”,美国只需要弄明白以下三个问题。


    亚投行损害美国重大利益吗?显然不是,亚投行非但不损害,而且有利于美国利益。试想,其他国家掏钱在亚洲各国修路建桥铺铁轨,建设一个美国不花一毛钱、美国企业却能从中获利的自由大市场,于美国何害之有?


    亚投行是对现有机制的冲击吗?不是。从形式上来说,这种多边机制并非中国原创,从内容上来说,其关注的投资领域与世行和亚开行并不同,更多是互补的作用。


    有没有竞争性方案?面对亚投行这样由新兴大国主导的国际机构,原有大国的利益该如何保证?美国人的逻辑是,拒绝加入,指手画脚施加影响,但这显然不是美国与七国集团轻易能搅乱亚洲合作的时候。


    不管对于亚投行多么敌视,美国任性地说“不”并不能说服其他人,而要提出竞争性方案。例如,为了抑制RCEP,美国提出TTP方案。但对亚投行,美国还没有诱人的可替代方案。


    其实,自推出“重返亚洲”战略以来,美国希望依靠绝对军事实力,在亚太地区主导以市场为基础的自由、开放的经济秩序。目前来看,由于缺乏资金支持,仅推动TPP远远不够,美国还需要推动更广泛的经济议程,比如参与亚投行的多边机构,使美国能“挤”进东南亚基础设施开发等。


    对于奥巴马政府的这一败笔,不少美国专家纷纷表示批评,并认为即使不加入,弄个观察员贴近观察也是可以的,此前,中国要求成为美洲开发银行的观察员,美国也是举双手赞成的。


    美国人必须适应一个变化的亚洲,美国会则更需超越党派之争,抓紧推动国际金融机制的变革。如果看不到这个大势,仅一味压制盟友们的热情,反弹是迟早的,甚至相当猛烈。英国突然加入亚投行这种“让不少美国人惊掉下巴”的“反叛”就是一例。


    与美国相比,英国人更清楚自己的战略选择。对于英国及欧洲来说,最大的利益都是贸易与投资,2014年,英国成为接受中国投资最多的欧洲国家,获得投资额达到100亿英镑。此外,英国伦敦也希望成为世界最大的人民币海外交易平台,中国民生银行等大银行已经在伦敦开设分行。与其追随美国“犯二”,不如捷足先登,仅领先其他欧洲国家宣布加入这一步棋上,英国已赢得了不小的外交胜利。正如英国所说,加入亚投行符合其国家利益。


    法德意等欧洲国家的跟进,令韩国与澳大利亚在该问题上不仅尴尬,而且被动。“不要跟美国‘犯二\\’,到时连哭都来不及”,有人这样调侃。对于中国来说,韩澳是否加入只是锦上添花,而对于韩澳来说,时间拖延越长,其加入的谈判筹码就越低。


    (本文属于瞭望智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智客联络微信号:zhike008,欢迎交流!)


    “犯二”的华盛顿不入亚投行,美国智库很不爽


    相关阅读:
    外国人开公司 http://www.toduty.com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