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中央财经办副主任:人地钱对城镇化质量最关键

2019-08-14 00:24:06  来源:大河网   阅读:2

        

        中央财经经济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明

        “人、地、钱,我觉得这是影响未来中国城镇化质量最关键的三个词”,中央财经经济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明5月30日在佛山举行的“中欧城市创新国际研讨会”做上述表示,“人的城镇化是城镇化的本质”,“让已经在城镇就业,并且自愿在城镇落户的农民工逐步和城市居民一样,享有相同的公共服务,义务教育、社会保障、公租房、廉租房等等,同时享有相应市民的权利,这一点非常重要”,杨伟明说。

        杨伟明还指出,现在的城镇化质量比较差,如果从宏观布局来看,主要表现657座城市,1.98万个镇每个城市和小城镇都在扩大本辖区内城市建设用地的规模,不太考虑自身自然承载力。不少城市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城市病,主要表现空气越来越不清新,水源越来越不清洁,出行越来越不便捷,房价越来越难以承受。

        “把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贯彻到城镇化的全过程,这是未来中国推进城镇化最重要的原则,甚至在一些地区应该成为首要原则”,杨伟明说。

        对于城镇化中钱的问题,杨伟明说,土地财政这种方式不是一种健康、可持续的城镇化融资方式,怎么办?有一个基本原则,按照坚持市场化,实现多元化,逐步制度化的原则,构建长效、可持续城镇化的融资机制。

        以下为中央财经经济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明的演讲实录:

        杨伟明:尊敬的艾德和驻中国大使、女士们、先生们,各位专家,大家上午好!

        非常高兴再次参加我们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的研讨会,非常高兴。因为中央财办对城市化问题非常重视,我们认为跟大家的想法一样,像杨禹先生所说的,中国的城镇化可能是中国未来最大的发展期,同时也是一个最大的挑战,如果引导的好,那么会成为带动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但是如果引导的不好,也会带来很多经济、社会,特别是资源和环境方面的一些问题,这次研讨会的主题非常好叫“创新”,创新涉及到技术、制度创新,城市化问题也涉及到很多很多方面,刚才大使先生讲的水、能源、建筑、交通等等。

        这里主要围绕三个字“人、地、钱”,讲一讲这三个方面与制度创新应该把握的一些问题,我觉得这是影响未来中国城镇化质量最关键的三个词,其他我讲的水、能源都非常重要。

        第一,人的问题,要选准路径,实现农民工的市民化,人的城镇化大家知道是城镇化的本质,我们提出来要有序的推进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也就是说让已经在城镇就业,并且自愿在城镇落户的农民工逐步和城市居民一样,享有相同的公共服务,义务教育、社会保障、公租房、廉租房等等,同时享有相应市民的权利,这一点非常重要。这么做有利于扩大农民工的内需,我们说城市化是中国最大的内需,主要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让农民工实现市民化,他们就会形成更多的依靠,用消费来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发展方式。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要选准农民工市民化的路径,总结目前为止中国各个方面,政府,中央政府、地方政府、专家学者、主要是两个路径:一是促进户籍制度(改革),大家知道户籍制度是隔绝城乡之间的大坝;促进城乡居民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大坝两边的水,公共服务均等化以后,把户籍制度的大坝一拆,这是一种思路。另外一种思路是因地制宜、开闸放水,并不是完全等着公共服务均等化以后,再去破除户籍制度,而是对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有些小城镇的外来人口比本地人口还要多,一下子放开恐怕也会出现问题。总的来讲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可以基本上完全放开户籍,少数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和公共资源能力严重不足的特大城市,包括外地人口比例过高的小城镇和中小城市,要采取逐步放宽进入城镇落户门槛的方式。一年解决一部分人,如果进来的农民工及其家属,要一揽子解决在城镇所有的公共服务和市民权利问题。这两个思路各有利弊,需要充分研究和讨论。

        第二,地的问题,按照主题功能区定位实现生态文明的城镇化,城镇化用地问题包括两个方面,宏观上城镇化布局问题,微观上城市形态问题,我们现在的城镇化质量比较差,如果从宏观布局来看主要表现657座城市,1.98万个镇每个城市和小城镇都在扩大本辖区内城市建设用地的规模,不太考虑自身自然承载力。结果就带来了宏观上许多城市不得不靠超载地下水来维系正常城市运转,由于地下水超载导致国家地面沉向面积扩大,要求中央政府协调解决调水问题城市越来越多。在微观层面,也就是城市形态问题,许多城市围绕着原来中心城区实行环状布局,也就是摊大饼,使我们刚刚城镇化的不少城市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城市病,主要表现空气越来越不清新,水源越来越不清洁,出行越来越不便捷,房价越来越难以承受。出路就是经济工作会总书记讲到的把生态文明理念和原则贯彻到城镇化的全过程,这是未来中国推进城镇化最重要的原则,甚至在一些地区应该成为首要原则。具体怎么做?最近总书记在学习会上讲到优化开展、重点开发、限制开发主题定位,实行差别化建设用地供给政策,对于优化开发的城市化地区,应该划定城市开发永久性控制边界,不能够再扩大下去,这种优化开发的城市化地区,严格控制城镇新增建设用地供给总量,今后建设主要通过调减工业用地适度建设建设用地,尽可能多增加森林、湖泊生态空间,在国家已经明确了什么叫优化开发,包括了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对于重点开发的城镇化地区,控制在总的开发前提下适度开发用地,但是要严格控制工业用地的增量,坚决的守住生态空间和基本农田两条红线,过去我们说的基本农田耕地一条红线,今后控制两条红线,控制一条生态空间的红线,绝不能再走老路。

        实行限制开发的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要严格贯彻执行限制大规模、高强度、工业化、城镇化开发的基本原则,农产品主产区把增强安全农产品生产能力作为发展的首要任务,重点生态功能区把增强优质能力作为发展首要任务,总之必须按照主体功能区布局推进城镇化,除此之外没有第二个布局的依据。当然,土地方面的创新还有很多,包括城乡用地怎么打通的问题,土地制度、征地制度、规划改革问题。

        第三,钱的问题,目前主要依靠占用耕地,耕地不足以后,很多地方开始填平湿地、湖泊,劈山造地,依靠土地和其他的生态空间的转让和抵押获取城镇化开发的路子融资,现在主要是这样,简单说就是土地财政。我们认识到这种土地财政的方式不是一种健康、可持续的城镇化融资方式,怎么办?有一个基本原则,按照坚持市场化,实现多元化,逐步制度化的原则,构建长效、可持续城镇化的融资机制,这个大家可以再研究,这样几点非常重要:一是加快构建地方税收体系,这个是“十二五”和十八大提出的非常重要的改革方向,这样可以解决一部分公共服务设施,建设运行的资金来源问题;二是研究现在隐性地方债务,现在地方也在发债,是隐型的,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如何使隐性债务实现显性化,必须要透明化,用更加市场化的办法控制债务的风险,不是单靠行政部门控制风险;三是坚持使用者付费的原则,这也是市场化的原则,要加快价格和资源性产品价格,包括资源性的产品与价格改革,形成一种充份反映资源稀缺程度,体现生态价值和代替补偿资源的有偿使用制度,过去我们只是说市场机制反映稀缺程度,但这还是不够的。企业或者个人如果使用地下水,现在付的成本仅仅是开采成本,今后可能付出的成本不仅包括开采的财务成本,今后还要包括可能导致地面沉降,需要未来花费的治理成本,这就是体现生态价值,体现代替补偿,通过市场化的机制,这样破解地下水严重超采,导致地面沉降的生态环境问题。今后不仅占用耕地要缴费,现在耕地方面交很多的费、税,占用湿地、湖泊、河道、林地、山地,地球缓坡,低丘缓坡、沿海滩土,这些是规定的生态用地,属于全民财产,应该采用制度化税收办法,而不是现在主要采取行政收费的办法,这都需要改革创新制度;四是大幅度降低教育、医疗、城镇基础设施公租房、廉租房行业准入门槛,实行民间资本来办,政府办、国有企业办,完全平等的政策,政府办教育划拨土地,今后民间投资来办也应该采取划拨土地的方式;五是保留京城农民工落户,保留落户农民工现在的承包地和宅基地的使用权、转让权,允许自由流动、自由转让,让成为进城落户的原始积累,中国城镇化是巨大的机遇,也确实面临很多挑战,解决途径都是集中进行创新,我今天讲的主要是制度创新的一些问题。

        谢谢大家!

        以上内容根据杨伟明发言实录整理,未经本人校对。


    相关阅读:
    发光二极管厂家 www.Q008.com
分享: